• 牛頭島追夢人:我們在荒島上建設祖國

    發稿時間:2019-10-14 09:27:00 來源: 中國青年網 中國青年網

      從牛頭島回趟家不容易。

      首先要坐車到桂山島,然后乘輪渡至珠海市,再轉乘汽車、高鐵或飛機往家趕。

      這樣一段輾轉曲折的路,賀朝陽走了十年。

      從港珠澳大橋島隧項目到深中通道項目,十年間,他見證了伶仃洋上的這座孤島從一片荒蕪到世界最大的沉管預制廠的整個過程,參與了兩個“世紀工程”的建設。而他自己,也由滿頭黑發的“小賀”變成了“老賀”。

      賀朝陽正在溝通協調工作。中國青年網記者 葉婉瑩 攝

      2009年賀朝陽第一次上島,那個時候的牛頭島遠沒有今天的生機與活力,島上礦石遍布、雜草叢生、渺無人煙。他一開始是有點不情愿的,“但既然來了,就得把這份工作做好,這是一種職業道德和操守?!?/p>

      面對“一窮二白”的島嶼,賀朝陽幾乎從零開始干起。聯系相關施工單位和業主,與海事等有關單位溝通,奔波于各部門間協調……一切都在他的運作下井井有條。

      經過一年多的鏖戰,荒蕪的孤島上終于有了宿舍樓,辦公樓,飯堂等基本生活設施,為中交四航局港珠澳大橋島隧項目部的后續“進駐”打下基礎。

      “首先得把大家的吃喝拉撒問題給解決了,吃不好、喝不好、睡不好,怎么能干好工程呢?我必須要給咱們的建設者搞好后勤工作,讓他們沒有后顧之憂?!辟R朝陽說。

      作為第一批港珠澳大橋大橋島隧建設者,張文森首次上島時的心情也并不輕松。沒水沒電沒道路沒通訊信號,與世隔絕的荒涼感是他對這里的第一印象。

      “剛上島的時候正好是夏季,那時候我們每天早上五六點鐘就來到施工現場,背著個工具包,里面放著本圖紙,再加上一個軍用水壺,在施工現場一待就是一整天?!睆埼纳f,因為要趕工期,許多人經常待到半夜才回去休息。

      白天的時候,島上日光強烈,又沒有遮陰的地方,中午也只能頂著個大太陽在施工現場躺著瞇一會兒?!拔覀冞@些人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脫下安全帽之后,帽帶遮蓋的位置特別白?!睆埼纳f,“不是因為大家皮膚白,而是其它部分都曬得很黑,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工作中的張文森(右一)。受訪者供圖

      而就是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下,張文森和他的同事們僅用14個月的時間就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沉管預制廠,在浩渺的伶仃洋上構筑出一座占地56萬平方米的“世紀夢工廠”,保證了港珠澳大橋島隧沉管的供給。

      “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完成這么龐大的一個預制廠的建設工作,我們自己也很震驚?!睆埼纳f,“內心特別自豪,前面所吃的苦都不算什么了,因為我們覺得一切都值得了?!?/p>

      港珠澳大橋能否建成,關鍵看“島隧”,“島隧”能否成功,看“沉管”。而牛頭島上這座龐大的預制廠正是為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提供沉管預制生產服務的。

      “我們的沉管最深處在海底45米,需要承受45米的水壓,要保證它們在海底滴水不漏,在生產沉管時混凝土澆筑的澆筑十分關鍵?!敝芰只貞浀?,80厘米寬的鋼筋籠,內部空間只有40-50厘米,澆筑時四周模板是封閉的,溫度高達40多度,又悶又熱。而為了保證澆筑質量,他每回都帶頭鉆到鋼筋籠內指導和監督混凝土布料及振搗情況。

      不畏艱辛、刻苦鉆研,把精益求精的精神傳達到每一個人、用到每一道工序。經過六年奮戰,他們最終生產出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所需的全部33節超級沉管,創造了海底沉管滴水不漏的奇跡。

      在沉管預制廠內的周林。中國青年網記者 葉婉瑩 攝

      “當我們看到這種結果、看到這種效果的時候,都會覺得每次進到鋼筋籠里是值得的!”周林驕傲地說道。

      這些生產出的沉管每節長180米,重達80000噸,創造了單個沉管體量最大的世界紀錄,要把它們順利地從陸地轉移到水下進行安裝,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每節沉管浮在水中時的排水量約75000噸,而‘遼寧號’航母滿載時的排水量也只有67500噸?!睆埼纳f,“太重了,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起重設備能把這些管節吊起來?!?/p>

      為了解決這一難題,他們應用頂推和深淺塢浮運等科學方法進行操作。每次淺塢區灌水環節都持續70多個小時,員工們要時刻蹲守現場,檢查沉管是否存在滲漏,觀察和監測塢區結構的穩定性。

      “尤其是在塢門止水結構上,哪怕一點點破壞,就會發生類似于水壩坍塌的現象,造成不可挽回的災難?!睘榱吮U瞎嗨樌M行,他們一刻也不敢松懈。困了、累了就坐在石頭上瞇一會兒,餓了就拿一塊面包啃一啃,持續奮戰三天三夜,才順利地把管節從陸地轉移到水下。

      除了技術難題,這群建設者們還要時刻面臨來自于大自然的考驗。由于牛頭島位于海上,臺風對這些身經百戰的人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了。

      2014年超強臺風“海鷗”席卷的時候,風力最高達到了12級,E14管節的纜繩被生生扯斷,隨著風的拉力和海浪的推力,隨時可能撞向旁邊的E15管節。

      時任設備部長的李海峰立即安排人員準備隨時更換纜繩。但當時風大浪急,纜繩交錯,情況危急,他沒有多想,扛起身旁的纜繩就猛地扎進了風急浪涌的海里,向著E14管節的纜樁游去,和其他工友合力完成了深塢內3節沉管16條纜繩的加固工作,保障了沉管的安全。

      工作中的李海峰。受訪者供圖

      “當時浪特別大,游的過程中海浪咣當咣當地砸來,嗆了很多水,還好最后游過去了?!崩詈7逭f,“事后想想還是有些后怕,但我不后悔。因為如果兩個管節真的撞到一起了,后果是不堪設想的,對整個后續施工的影響都非常大。我跳下去了,把沉管的安全給保障了,這就夠了,值了!”

      但這一切的艱難和困苦,他們很少跟家人提及。

      島上信號本就不好。李海峰還記得剛來那會兒,每天下班之后都要往半山腰爬才能給女朋友打電話。結束一天忙碌工作后的張文森也總是舉著手機在島上四處找信號,看著視頻里出現的一雙兒女臉上樂開了花。無法在孩子成長的關鍵時期陪伴其左右,一直是他心里的疙瘩。

      那條輾轉曲折的路賀朝陽走的次數其實并不多的。十年間,他連除夕都有半數是在島上度過的,女兒中學畢業、大學畢業、參加工作等人生中重要的環節他都是缺席的。有時候偶爾回去一次也只能待個三四天,妻子吐槽他回家像是住賓館。

      內心不是沒有遺憾的,但賀朝陽從未后悔。2013年的時候他在島上入了黨,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拔覐膩頉]有覺得自己的工作有多么艱辛或者做了多大犧牲,這是我作為一名共產黨員該做的?!辟R朝陽說。

      張文森和家人在一起。受訪者供圖

      “我們從事交建行業,要天南海北地跑,沒有辦法一直陪伴在家人身邊,說沒有遺憾是假的。但既然選擇了這個行業就要接受它的性質,如果沒有人愿意做,那誰去進行祖國的基礎設施建設?大家如何有更寬闊的道路能走,有更便捷的橋梁縮短地區間的距離?現在我每次看到港珠澳大橋的時候內心都特別自豪,因為那是我流過汗付出過心血的地方?!闭f到此處,張文森頓了頓,“我希望等以后我的孩子長大了,有一天看到爸爸曾經參建的這些工程,能夠為祖國的很多地方都留下他的汗水和足跡而感到驕傲和自豪!”(中國青年網記者 葉婉瑩 實習生 宋仕琪)

    責任編輯:李華錫
    返回首頁>>
    x
    彩票平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