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新聞|圖片|評論|共青團|娛樂|時尚|財經|軍事|體育|創業就業|高校|旅游|發現|視頻|游戲|汽車|青春勵志
    訪防城港市邊防支隊機動大隊副大隊長陳亮:矛盾中前行的少校
    發稿時間:2016-06-21 09:43:00來源:中國青年網作者:潘薈敏 寧晨瑞中國青年網

      中國青年網南寧6月21日電(通訊員 潘薈敏 寧晨瑞)這是一位參軍16年的軍人,他今年34歲,沒成家。抵達防城港的第一天,傍晚黃燈下,石桌小凳前,同學們圍成一團,要聽陳亮講故事。陳亮笑瞇瞇,“那就講個十五年的故事好了”。

    圖為同學們與陳亮交流 中國青年網通訊員 潘薈敏 攝

    第一年,2000年,他畢業于廣西公安管理干部學院,學校第一屆特警專業;

    第二年,他去了南寧市特警隊,那是第一次招收應屆畢業生實習,他以第一名的成績通過了基礎考核;

    第三年,他參軍選入百色支隊,正式成為一名武裝警察,那時他25歲;

    兩年后,他被調到了東興,在拘留審查所任業務參謀;

    十年時間,他從業務參謀,走到軍事教員,副所長,再到教導員;

    第十二年,他被總隊點名參加南海執勤行動,任突擊隊隊長兼越南語翻譯;

    第十五年,他來到防城港市邊防支隊機動大隊任副大隊長。

     

    專業領域的張狂與未知世界的謙遜

    “我有時候會自信心爆棚”,“第一”對于陳亮就猶如子彈對于軍人,再正常不過。

    在警察學院讀書的幾年間,第一名的綜合排名成了他獨有的標簽,后來有幸進入到廣西最好的特警隊伍,在不斷提升的競爭環境下,他仍然能緊握住第一的人生標簽,這被當時帶隊的大隊長認為“天生就是干這一行的”。

    在課余時間,他會主動去了解和接觸外軍,甚至接受他們的訓練,毫不吝嗇的交流讓他的眼界更開闊,常年第一的成績讓他的知識面涵蓋得更廣泛,這些都成功地使他性子中的銳氣越顯張狂。

    哼著自己的“狂想曲”,2011年,29歲的他終于被邀請到中國特警最高學府,中國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特種警察學院進行培訓。

    深入骨髓的張狂,從廣西跟到了北京,so what?(那又怎樣?)

    “在我的專業領域內,我要比他們更張狂,更牛,我不愛用語言,我的表達方式是行動。”

    訓練場上的一個教員并不知道這位“張狂小兵”,在他面前炫起了槍法,“他在我們面前說他打槍有多快,然后問大家明白了嗎,我上去二話不說,做的比他快,然后把槍一放我就走。”

    邊防還在打PPC(國際警察手槍實用射擊訓練),他已經在打IPSC(國際警察互動應用射擊),當有人開始IPSC的時候,他已經打PDSC(中國狩獵協會專用射擊比賽用槍)了,總是先人一步。

    張狂背后是一種深痛的付出。

    陳亮的手,手心手背加起來有十個繭。練拳,打沙袋,打墻壁,用拳頭做俯臥撐,用拳頭倒立,每個項目兩組,一組一百個。日復一日的訓練讓手背的關節處堆積了很多死皮,那些是起血泡留下來的疤痕。無數次的射擊、單雙杠、拔器械訓練,讓手心掌也磨出了繭,“一般情況下訓練9個月以上才微微有繭,聽說每天用熱水泡5分鐘,一個月就會消失,但是我這個泡了三個月都沒有效果,已經粘在手上了。”

    “拔槍,上膛,瞄準,20米的距離射擊,我要求自己是0.7秒”,為達目標,每天500次,他練了一年。此外,一百米12秒2,五公里徒手越野18分鐘,十公里越野50分鐘,每個戰士必須能負重25公斤進行長途行軍,這些及格線都是陳副在訓練大綱的基礎上,對自己也是對戰士們提出的更高要求,“男人就要對自己狠一點”。

    “我希望做到精英中的精英”,在專業領域內,他用實力爭取實力,用張狂獲得更大的張狂,在不擅長的時候,他又變得非常謙遜。“當我對這個事情一無所知的時候,我會去找你學習,不管你比我年輕還是怎樣。”

     

    刺頭兵難帶,偏偏喜歡帶 

    他帶過一個94年的兵(化名:虎娃),從小生活在單親家庭?;⑼藓苡谐鱿?,他有著一股牛勁兒,這股勁兒讓他爭取到了優秀的成績,同時也拗起了陳亮的年輕時的那股張狂勁兒,“他很獨立,也很獨行,還有點狂妄,他總是一個人默默練習,默默提高,對周圍的人都愛理不理。”

    “一個出色的個人可以走得很快,但一個出色的團體能走得更遠”,陳亮非??粗貓F隊的協作,“隊榮我榮,隊恥我恥”是他要求每個士兵都要牢記于心的隊訓。

    陳亮開始嘗試跟虎娃談心,誰知熱心貼上了冷屁股,虎娃表現出非常封閉的態度,“小孩還敢在大人面前跳?”陳副開始思忖著用一些“伎倆”。

    “你最擅長的東西是什么?”

    “體能超級組合。”

    “如果你認為自己很了不起的話,我告訴你高人在哪里。”

    應戰!

    為了引起虎娃的注意,陳亮會說得更不謙虛一些,他希望這次能夠用虎娃的方式去跟他交流。

    二人經過協商,制定出比武線路:俯撐交叉腿(10次)——5米折返跑(兩次往返)——俯臥撐(5次)——蛙跳(10米)——25米蛇型跑——35米直線沖刺,回到起點繼續。

    體能組合不比速度,而是看誰能堅持到最后,耐力、爆發性、柔韌性、協調性都涵蓋在這幾十米的線路當中。十幾個來回下來陳亮贏了,從那以后,陳亮便在虎娃心中有了分量。“這應該是最適合他的溝通方式。”

    虎娃會主動去找陳副了,兩個人交流、聊天,潛移默化的引導下他終于融入進集體。

    不但不覺頭痛,陳亮偏偏喜歡帶這些刺頭兵。他們敢想敢做,眼光獨到,這符合陳亮的帶兵理念,那就是每個兵都要有當組長的能力,面對事件能獨立地分配與完成任務,而不是永遠等著下命令,但是由于還年輕,缺少經歷,使得他們又很偏激,“我想讓他們認識到更多的東西,把他的菱角磨平,把他的銳氣保留,做到既獨特又不偏激,我就成功了。”

    陳亮善于揣摩各種帶兵技巧,“帶兵很多時候也是一門心理學”。90后個性鮮明,既要鞭子也要用糖,“讓他們處在批評與表揚之間不斷磨練”,而面對兵齡較長甚至長于自己的兵,則是要舍棄面對面的說教,越老的兵,越看重面子,“讓大家都做,只有他不做的時候,就會很掛不住面子”。

    “一個人要像一支隊伍,”當代著名作家劉瑜曾在《送你一顆子彈》中寫道,一個人如何像一支隊伍?一支隊伍如何像一個人?陳副回答了這個問題,他手下的戰士,每一個人都像一只隊伍,而這幾十個人的隊伍也像是一個人。

    “我的兵都是小老虎!”他對自己的戰士很有信心。

    真的很苦,卻不想離開

     交談中,陳亮手機鈴聲響起,是十幾年前諾基亞的經典鈴聲,不夠兩英寸的屏幕,按鍵上的數字還有些模糊。也會用智能機,只是這個他一直留著,專門用來通電話,“15年來我是不是很忠誠?”同學們“撲哧”一聲被逗笑了。

    今年是陳亮參軍的第16個年頭,34歲的他還沒有成家。

    “其實我在百色支隊的時候有過一個女朋友。”那個時候女朋友還再南寧讀大學,一到休假有閑陳亮就會回去與女朋友見面,只是有時候本來約定好了時間,會突然接到任務,命令一來就意味著離開,“我只能跟她說有任務,但我不能告訴他我去干什么”,交談中,他的眼光第一次掃向地面,目光延伸到不遠處的一個墻角。“久而久之,你懂的。”

    后來,女朋友走出校園,進入到單位實習。“唉”陳副似笑非笑。

    “有人挖墻腳了?”有同學補刀。

    “對啊,怎樣。”陳副笑出聲來,好像在說笑,周圍的同學也確實都笑開了。

    身邊的戰友們有的已經成了家,盡管雙方都在部隊,但也還是難以忍受分離之苦。陳副經常會被女人們拉到一邊“求情”,希望能讓老公多陪自己和丁點大的孩子。

    “你至少有家有兒了,你看我現在沒有對象,還把身體練得那么好,等下別人不會懷疑我性取向有問題嗎?”面對這樣的懇求,陳副唯有丑化一下自己,幫她們緩解情緒,讓她們開心笑一笑,也只有這樣了。

    “我也有再找,但是后來我發現真的太忙了,沒有辦法顧及。”

    脫下軍帽,會發現他耳朵根后有一小塊裸露出來的頭皮,鵝卵石大小,不是傷疤,“尋常人說的‘鬼剃頭’”。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出現的,去年年底,通訊員告訴他那里白了,他拿鏡子一對,“掉頭發了”。

    “也不是經常熬夜,就是會經常遇到一些非常棘手的問題,管理上的,任務上的,或者協調上的等等。”操勞過度了。

    對此他只是翻了個白眼,不以為意地哼哼,“回家的時候我媽媽也看到了,我就說你看有什么辦法幫我治好吧!我母親是名退休醫生。”

    陳亮并不覺得現在的女孩子現實,“很多女孩愿意一起奮斗,只需要你有時間陪她,”他的食指在石桌上亂畫,“但是我很難做到,房有,車有,錢的話,還有一點點小積蓄,因為平時不怎么花錢,每個月最多500塊,就是這個抽煙的錢。”

    能夠在勞累過后美滋滋的抽上一根煙,可以算得上是陳副的一個小幸福。

    “經常是一干活兒,怎么就到吃飯時間了?”跟飯點來得一樣快的,還有一場至關重要的考試。

    在部隊,少校的任期為兩年,屆時會有一次考試,大約有70%的人將在這次考試中被淘汰,“我現在是正營,少校,今年是第二年了,行則留,不行就只能離開。那個時候我想回我的母校當教官,把我畢生所學交給他們。”

    “要用一個詞總結,那就是矛盾。有時候很想離開軍營,只是舍得部隊,也舍不得我的士兵,他們是最可愛的人,還是不想離開。”

    晚上十點,熄燈哨響,同學們該回到各自宿舍,陳亮最后點燃一根煙,跟所有人說了聲晚安,這是他今天抽的第14根煙。

     

    責任編輯:崔寧寧(實習)姚必鑫
    返回首頁>>
    猜你喜歡
    熱圖

    排行

    熱搜

    排行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服務人才招聘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Youth.cn. 請發送qnb至10658000 訂閱手機青年報

    共青團中央主辦 共青團中央網絡影視中心承辦 版權所有:中國青年網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5108號 京|ICP備11020872號-17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246
    x
    彩票平台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