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新聞|圖片|評論|共青團|娛樂|時尚|財經|軍事|體育|創業就業|高校|旅游|發現|視頻|游戲|汽車|青春勵志
    湯一介:中國傳統文化復興的火炬傳遞者
    發稿時間:2015-06-08 09:54:00來源:中國青年網作者:李正穹中國青年網

    湯一介

    湯一介

    “我想只要我活著一天,我就愿意為《儒藏》編纂工程竭盡全力。”2014年6月,87歲高齡的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湯一介在《儒藏》“精華編”百冊出版發布會上說道。

    簡短的一句話,擲地有聲,也是湯一介甘坐冷板凳,愿為“一介書生”,不畏高齡,嘔心瀝血主持《儒藏》編纂的明證。這份作為中國傳統文化復興的火炬傳遞者的熱情,正源于湯一介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愛珍視,對傳承中國傳統文化這一使命的責任感。

    出身書香世家 “一介”彰顯醇厚家風

    1956年,湯用彤(右)給湯一介(中)講授國學。資料圖。

      1956年,湯用彤(右)給湯一介(中)講授國學?!≠Y料圖

    1927年2月,天津南開大學文科哲學系系主任湯用彤教授家中,迎來了一個新生命。

    在世代以讀書為本、以教書辦學為業的書香門第,這個剛剛誕生的男嬰將要傳承的是湯氏家族“視讀書為本分”的家風,而取自“一介書生”的名字,就是湯用彤教授對他的期待:一生讀書做學問,傳承湯氏家族家風。

    “我們上的都是現代學堂,現代學堂對中國傳統文化不太重視。為了讓我補上中國文化這一課,父親先讓我讀一些詩詞,因為詩詞比較好讀。讀了一段時間詩詞之后,再讓我讀歷史,讀《史記》和《資治通鑒》,了解中國歷史是怎么回事。再后來才讓我讀《論語》、《孟子》這類古代哲學思想方面的書。”湯一介在回憶父親湯用彤對其傳統文化教育的啟蒙時,這樣說道。

    據湯一介回憶,父親湯用彤很少過問自己的功課,卻十分重視“家風”的傳承,而從小的耳濡目染和對書本天然的親近,也使得讀書、藏書成為湯一介一生的愛好。

    “十五歲以后,我大量地讀俄國文學,屠格涅夫、托爾斯泰的小說,普希金的詩,之后更喜歡法國文學,羅曼·羅蘭的《約翰·克里斯朵夫》,安德烈·紀德的《窄門》《田園交響曲》。”出生于中國傳統文化世家的湯一介在青少年時期,懷揣的卻是對西方文學的熱愛。

    此時正是抗日戰爭戰火紛飛的20世紀40年代,湯一介隨當時在北京大學哲學系任教的父親湯用彤,南下來到昆明,之后又輾轉至重慶南開中學讀書。這段顛沛流離、艱難困苦的生活,成為日后湯一介走上哲學之路的重要原因。

    選擇哲學 “做一個能照亮別人的發光體”

    湯一介先生再北大未名湖前。資料圖。

      湯一介先生在北大未名湖前。資料圖

    在南開中學讀書的那幾年,湯一介只身一人在重慶求學。在此期間,社會環境的日益惡化,家庭遭遇的變故,父親湯用彤的教誨,逐漸讓他改變了對人生的看法。對生死、人生意義的思考,對哲學問題的感悟,最終促成湯一介連續兩次參加大學入學考試,于1947年考入北京大學哲學系。

    “為什么選擇哲學?哲學是研究什么的?哲學研究的是宇宙和人生的問題。宇宙為什么這樣存在,人的一生為什么從生到死這樣走過來。我想,一個人活著,就像一個發光體,是發光很小讓它很長時間都存在,還是希望發光很大卻瞬息消滅?我愿意做發光很大可是瞬息消失的人,因為發光很大可以照亮別人。”在一次采訪中,湯一介這樣說道。

    做一個能照亮別人的發光體,帶著這樣的理想,湯一介在哲學研究的路上潛心耕耘,踏步前進。

    對于2008年考入北京大學,師從湯一介學習中國哲學的楊浩來說,老師湯一介用自己的光照亮了他前進的道路。

    “作為學生,我學習到的不僅是湯先生淵博的學識與研究學問的方法,還有做人的方法。我從湯先生那里受到了各種教誨,比如對中國文化的感情,思想活躍,無私的奉獻精神,勇于擔當。”楊浩告訴中國青年網記者,“今年上半年,我曾去拜訪湯先生,那一次先生正式說了他對我的期望。他說,希望你好好學習,踏踏實實地做學問,能做出大學問。”

    楊浩說,正是因為老師的奔走與努力,博士后出站后,他能夠留校從事教學科研工作,而他也希望根據湯一介先生的期望以及自己的特長,沿著前輩學者開創的學術道路繼續前進。

    鞠躬盡瘁 一心只為弘揚優秀傳統文化

    湯一介與《儒藏》。資料圖。

      湯一介與《儒藏》?!≠Y料圖

    “嚴格地說,我是(20世紀)80年代才走上學術研究的正軌上來的。”湯一介謙虛地說。

    在北大哲學系的學習生活,讓湯一介對哲學的真諦和奧妙有了更深的領悟。但在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末期這段特殊的年代里,湯一介眼見妻子被打成右派,含淚看著孤零零躺在小床上的兒子,批斗過別人,也被別人批斗過,迷茫過,也失望過。這樣的坎坷,直到1980年才告一段落。那一年,湯一介恢復了在北大講課的資格。

    從此,湯一介憑著對哲學和中國傳統文化的熱愛,不斷煥發出學術活力:改革開放初期,開創性地講授魏晉玄學,在教學中同時梳理儒釋道三種思想的脈絡,先后出版《郭象與魏晉玄學》、《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儒道釋》等多部著作;在西方文化大量進入中國之時,率先提出中國儒家當中優秀的傳統必須被繼承下來,中國人不能在文化上流離失所,他還創辦中國文化書院、北京大學儒學研究院等學術機構,力主舉辦以蔡元培、湯用彤等學術大師命名的講座,向更多青年學子傳播中國傳統文化……

    “有自己文化傳統的國家,而且珍惜自己傳統的國家,才是有希望的國家。”“從歷史上看,儒學傳統有兩千多年的歷史,我們沒法割斷它。”“《佛藏》收錄了佛教典籍,道家典籍也編在一起了,就是沒有《儒藏》。”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2003年,當時已76歲的湯一介成為國家《儒藏》工程首席科學家、總編纂。

    面對前后綿延兩千多年的儒學傳統,面對浩繁如海的5000多部需要校點、收錄的儒家典籍,湯一介提出的是比國家古籍整理文字差錯率在萬分之一以內更嚴苛的標準,“錯誤的地方不能超過萬分之零點八”,而對《儒藏》編纂工作的指導,更是持續到2012年。

    “前年湯先生被查出罹患肝癌,雖然不能像過去一樣事無巨細地對編纂工程進行指導研究,但是仍然非常關心,身體好些的時候就會來儒藏中心召集大家開會。”北京大學《儒藏》編纂與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員告訴中國青年網記者。

    “湯先生曾在自己的生日聚會上說,北大哲學系成立百年了,可是我們還沒有培養出世界性的哲學家、思想家。他也經常對我們說,希望我們努力,為成為大哲學家、大思想家而奮斗。”楊浩告訴記者,“我既感受到了湯先生的期望,也感覺到肩膀上的重擔,唯恐辜負先生的期望,所以只能努力學習,認真工作,從先生手中接過傳承的火炬,期望我們的下一代,讓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貢獻整個人類,讓中國人重新揚眉吐氣。”(中國青年網記者 李正穹)

    責任編輯:王龍龍
    返回首頁>>
    猜你喜歡
    熱圖

    排行

    熱搜

    排行

    關于我們聯系我們廣告服務人才招聘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Youth.cn. 請發送qnb至10658000 訂閱手機青年報

    共青團中央主辦 共青團中央網絡影視中心承辦 版權所有:中國青年網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5108號 京|ICP備11020872號-17 京公網安備110105007246
    x
    彩票平台登录